会员登录  
   
分类导航  
 
会议报道  (17)
示范名单  (7)
调研考察  (11)
 
最新文章  
 
 
北京科技报采访道路停车联盟秘书处
道路停车行业联盟2018-10-16 15:59:52    作者:SystemMaster 来源: 文字大小:[][][]

北京“咪表”归来


2011年06月27日
北京科技报 作者:陈永杰

    家住西城区二七剧场路的居民发现,最近在道路两边不知不觉新增起了一排一人多高的长方形机器,机器上方还有一块显示器。这些新出现的仪器名字叫“咪表”,记者从公联顺达停车公司获悉,为本市推广停车电子收费,已经在北京休眠多年的街头咪表将重新被激活,担当起停车收费的重任。

  北京咪表处于“休眠”状态

  所谓咪表,其实就是电子泊车系统,最早起源于美国。“咪表”的称呼源于香港,即电子计时表,可分为电子泊车咪表和凭票泊车咪表。

  “事实上,咪表在北京的命运可以算得上是几起几落。”一位熟悉咪表停车仪器推广的人告诉记者。1999年4月开始,北京市分两批在朝内大街、东四西大街、前三门、东大桥、朝外大街等20条街道,5720个车位,安装了150台咪表,正式开始了咪表的试点运营。

 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第一批在北京街头出现的“咪表”都是全从法国引进,价格昂贵,每台咪表的价格都上万。最为重要的是,“咪表”所用电池都是从法国进口,一次性使用一年,每块价值一千多元人民币。由于配件供应不到位所致,也就是“咪表”电源不足了,电池供不上。这让首批咪表在北京断电。

  后来,国内一些企业也能够生产咪表设备后,价格下降到每台5000元左右,北京市在2004年4月开始,第二次在朝阳、东城、西城、崇文、宣武5个区的市属124条路段、12002个车位安装了6093个咪表。2009年5月,在西城、海淀、宣武、朝阳、崇文几个区的主要街道安装了1000台……

  那么现在这些咪表的命运如何呢?“十多年前北京曾经装了一批咪表,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没人使用,逐渐被人遗忘了。”一位开了20多年出租的师傅告诉记者。在这位师傅的指引下,记者在北京西站通往中华世纪坛的路边找到了歪歪斜斜地立着“咪表”的身影。记者沿着羊坊店路东侧方向大概统计了一下,这里竖着大约29台刷卡式咪表,7台投币式咪表。而且,几乎没有路人知道这是什么设备。

  由于刷卡式咪表的根基较为单薄,一些已经锈掉了,看起来摇摇欲坠。大多数咪表上到处是灰尘污垢和办证小广告。有的被当做路边小摊贩的靠椅,有的则被拆得七零八落。一位停车管理员告诉记者:“我几年前来这里收费的时候,这个机器就已经不能使了。”

  由于种种原因,这6000多块咪表如今很少有人问津。一项统计数据显示,北京九成以上咪表被停用。只有不到300块咪表还在惠新东街、惠新西街和樱花东街等极少数地区使用。

  咪表被冷落的命运不仅出现在北京,在上海、广州、济南、郑州等城市都出了类似情况。上海还在使用咪表停车已经发生变味,车主很少刷卡,而是将现金交给收费员,由收费员拿着自己的卡刷咪表停车。

  咪表设立初衷是限时停车

  咪表这种停车收费的方式在国外已经非常成熟,但是,为何被引入中国后却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呢?其实,咪表的使用方法很简单,类似于公交一卡通,需要车主预先在牡丹灵通卡或者公交一卡通里充值,使用时,车主在设有咪表设备的路段将车停入车位后,在咪表上刷卡,显示停车信息,等到车主办完事情回来后,再在咪表上刷一次卡完成扣费。

  但这种刷卡方式却不受中国车主的欢迎。一位车主说,“刷卡停车我总感觉不放心,还是停在有人值守停车场放心,万一有一个刮蹭,也有人找。”另外,在咪表上刷卡停车也不方便,人工收费车主不需要下车,而刷卡停车则需要车主下车。

  “而最为主要的是,国内很多城市管理者和车主对于咪表停车管理的初衷产生误解。”中国道路停车行业联盟的秘书长刘民安告诉记者。

  曾经在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考察过的他发现在很多发达国家,咪表的停车单位时间很短:“大部分咪表最短的停车上限是30分钟,最高的停车上限是两个小时左右。”在咪表上刷卡或者投币后,咪表会自动显示车位所在位置,车主可以把车停在咪表指定的位置,然后购买一定的时间用来停车,“但是必须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返回,一旦车主耽误了时间未能及时返回,则会受到处罚。”

  “国内很多人错误地认为咪表停车和停车场一样。”刘民安说。咪表出现的目的,是为了能够解决路内停车,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把车停到马路上。而现在很多人一提起咪表,往往会简单的把它们当做一种停车收费工具,而恰恰忽略了它本身的重要性,即咪表最重要的真谛,就是限时停车,限时停车则意味着增加路内停车的流转率,让车辆快捷地找到停车位置,减低车辆因寻找车位而造成交通拥塞,从而舒缓交流拥塞的压力,而这也是咪表的真谛。

  刘民安说在澳门你在咪表上购买了两个小时的停车时间,一旦超时了,咪表的显示器上就会出现警示的标志,这时附近的交警就会赶来对超时的车贴单处罚,如果贴单处罚一段时间后,车主仍然没有返回,那么交警可以呼叫拖车把这辆车拖走。”刘民安说。这种看似严苛的管理方式,恰恰可以保证道路的顺畅,同时提高了路内停车车位的使用效率。

  “但是,现在中国很多地方的咪表停车位和停车场停车一样,还是一停就是四、五个小时,这完全背离了咪表出现的初衷。”刘民安说,这种观念需要得到转变。

  据悉,目前北京市重新推广使用咪表后,收费方式与现行标准相同,市民刷卡是用牡丹交通卡还是现在试点的市政一卡通有待确定。

2011年06月27日
北京科技报 作者:陈永杰

    家住西城区二七剧场路的居民发现,最近在道路两边不知不觉新增起了一排一人多高的长方形机器,机器上方还有一块显示器。这些新出现的仪器名字叫“咪表”,记者从公联顺达停车公司获悉,为本市推广停车电子收费,已经在北京休眠多年的街头咪表将重新被激活,担当起停车收费的重任。

  北京咪表处于“休眠”状态

  所谓咪表,其实就是电子泊车系统,最早起源于美国。“咪表”的称呼源于香港,即电子计时表,可分为电子泊车咪表和凭票泊车咪表。

  “事实上,咪表在北京的命运可以算得上是几起几落。”一位熟悉咪表停车仪器推广的人告诉记者。1999年4月开始,北京市分两批在朝内大街、东四西大街、前三门、东大桥、朝外大街等20条街道,5720个车位,安装了150台咪表,正式开始了咪表的试点运营。

 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第一批在北京街头出现的“咪表”都是全从法国引进,价格昂贵,每台咪表的价格都上万。最为重要的是,“咪表”所用电池都是从法国进口,一次性使用一年,每块价值一千多元人民币。由于配件供应不到位所致,也就是“咪表”电源不足了,电池供不上。这让首批咪表在北京断电。

  后来,国内一些企业也能够生产咪表设备后,价格下降到每台5000元左右,北京市在2004年4月开始,第二次在朝阳、东城、西城、崇文、宣武5个区的市属124条路段、12002个车位安装了6093个咪表。2009年5月,在西城、海淀、宣武、朝阳、崇文几个区的主要街道安装了1000台……

  那么现在这些咪表的命运如何呢?“十多年前北京曾经装了一批咪表,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没人使用,逐渐被人遗忘了。”一位开了20多年出租的师傅告诉记者。在这位师傅的指引下,记者在北京西站通往中华世纪坛的路边找到了歪歪斜斜地立着“咪表”的身影。记者沿着羊坊店路东侧方向大概统计了一下,这里竖着大约29台刷卡式咪表,7台投币式咪表。而且,几乎没有路人知道这是什么设备。

  由于刷卡式咪表的根基较为单薄,一些已经锈掉了,看起来摇摇欲坠。大多数咪表上到处是灰尘污垢和办证小广告。有的被当做路边小摊贩的靠椅,有的则被拆得七零八落。一位停车管理员告诉记者:“我几年前来这里收费的时候,这个机器就已经不能使了。”

  由于种种原因,这6000多块咪表如今很少有人问津。一项统计数据显示,北京九成以上咪表被停用。只有不到300块咪表还在惠新东街、惠新西街和樱花东街等极少数地区使用。

  咪表被冷落的命运不仅出现在北京,在上海、广州、济南、郑州等城市都出了类似情况。上海还在使用咪表停车已经发生变味,车主很少刷卡,而是将现金交给收费员,由收费员拿着自己的卡刷咪表停车。

  咪表设立初衷是限时停车

  咪表这种停车收费的方式在国外已经非常成熟,但是,为何被引入中国后却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呢?其实,咪表的使用方法很简单,类似于公交一卡通,需要车主预先在牡丹灵通卡或者公交一卡通里充值,使用时,车主在设有咪表设备的路段将车停入车位后,在咪表上刷卡,显示停车信息,等到车主办完事情回来后,再在咪表上刷一次卡完成扣费。

  但这种刷卡方式却不受中国车主的欢迎。一位车主说,“刷卡停车我总感觉不放心,还是停在有人值守停车场放心,万一有一个刮蹭,也有人找。”另外,在咪表上刷卡停车也不方便,人工收费车主不需要下车,而刷卡停车则需要车主下车。

  “而最为主要的是,国内很多城市管理者和车主对于咪表停车管理的初衷产生误解。”中国道路停车行业联盟的秘书长刘民安告诉记者。

  曾经在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考察过的他发现在很多发达国家,咪表的停车单位时间很短:“大部分咪表最短的停车上限是30分钟,最高的停车上限是两个小时左右。”在咪表上刷卡或者投币后,咪表会自动显示车位所在位置,车主可以把车停在咪表指定的位置,然后购买一定的时间用来停车,“但是必须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返回,一旦车主耽误了时间未能及时返回,则会受到处罚。”

  “国内很多人错误地认为咪表停车和停车场一样。”刘民安说。咪表出现的目的,是为了能够解决路内停车,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把车停到马路上。而现在很多人一提起咪表,往往会简单的把它们当做一种停车收费工具,而恰恰忽略了它本身的重要性,即咪表最重要的真谛,就是限时停车,限时停车则意味着增加路内停车的流转率,让车辆快捷地找到停车位置,减低车辆因寻找车位而造成交通拥塞,从而舒缓交流拥塞的压力,而这也是咪表的真谛。

  刘民安说在澳门你在咪表上购买了两个小时的停车时间,一旦超时了,咪表的显示器上就会出现警示的标志,这时附近的交警就会赶来对超时的车贴单处罚,如果贴单处罚一段时间后,车主仍然没有返回,那么交警可以呼叫拖车把这辆车拖走。”刘民安说。这种看似严苛的管理方式,恰恰可以保证道路的顺畅,同时提高了路内停车车位的使用效率。

  “但是,现在中国很多地方的咪表停车位和停车场停车一样,还是一停就是四、五个小时,这完全背离了咪表出现的初衷。”刘民安说,这种观念需要得到转变。

  据悉,目前北京市重新推广使用咪表后,收费方式与现行标准相同,市民刷卡是用牡丹交通卡还是现在试点的市政一卡通有待确定。

最新评论
发表评论
标题
内容
表情
 

全站搜索

主办单位及版权所有:全国道路停车行业联盟 鲁ICP备09020533号 
Copyright© 2009 Chinaonstreetparki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